扰乱了正常的上课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6-10 09:27    次浏览   

杨志:聚智堂现在很可能存在倒闭风险。但如果家长不闹校,我们可以恢复正常教学秩序。

北青报:对于近期网传您携款潜逃,聚智堂多个校区“人去楼空”的情况你作何解释?

北青报记者此前曾报道过聚智堂以名校做诱饵,对家长进行连环收费。聚智堂曾声称预付10万购买所谓“感恩套餐”就可享受“名师”辅导,再加20万就可以进家长指定的名校,再追加10万就可以帮助孩子取得竞赛名次。

高三学生家长申女士表示,中午时突然接到该机构的老师电话,“老师告诉我培训机构出事了,赶紧了解情况。”据申女士介绍,她是在去年一场高考公益讲座中听到该机构一位老师的现场课程很吸引人,就给孩子报了名,存入该机构35万元。春节前缴纳20万元享受到了价值本金15%的课时。昨天晚上8半点刚刚补交了接下的157000块钱,今天就出事了。同时申女士还非常担心正在就读高三的孩子,她说:“马上就要高考啦,孩子遇到这档子事,学了一半该怎么办啊,非常影响孩子的复习” 据了解,该女士已经决定自费请孩子之前辅导的老师进行授课。

杨志:这段时间以来,某些跟我有私人恩怨的人冒充家长捣乱,找媒体曝光,引起了家长们的恐慌并来聚智堂进行挤兑性退费。说我跑路的事情也是这些人编造的。我确实在四五天前已经离开北京,现在人在美国,但并非是“跑路”,而是出国处理一些私事。

北青报记者还了解到,该机构还向员工推出了理财项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表示,两三个月期间他分期给该机构投入30万元进行理财。“公司说收购公司需要资金,会返点给我们。这位员工说:“我今天早上上班突然说统一休息,上班时间等通知。”

“人去楼空”我认为是有些家长行为过激,还有一些不是家长的混子,扰乱了正常的上课,然后一直蔓延,导致聚智堂很多校区都人去楼空。

此外,北青报记者在现场还看到有派出所民警正在为前来讨要说法的家长和老师一一进行身份登记。该民警告诉北青报记者,将会把登记结果进行上报。负责该楼层的物业人员也向记者表示,由于找不到相关负责人,目前将会把该机构的大门上锁。同时,家长们也纷纷表示将报警处理并向相关部门反映。

按照聚智堂官网介绍,聚智堂是北京聚智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针对6-18周岁中小学生提供全方位综合性、个性化高端教学服务的课外辅导机构。其官网显示聚智堂在北京、天津等全国17各城市拥有校区,其中,在北京地区设有总部1个,分校区共26个。

北青报:对于现在一些家长要求聚智堂退费的事情,聚智堂会怎么做?

据北青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前来找说法的家长都是在昨天下午突然收到消息后来到总部的。一位读6年级学生的家长告诉北青报记者,去年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向她介绍,在“小升初”过程中需要各种证书并向其推荐最权威的“华杯赛”和“迎春杯”等,同时承诺能上海淀区的区重点。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孩子没有考取华杯赛、迎春杯等的能力,只要家长在该机构存钱,孩子上不上课都可以获奖。保二等奖需要存入25万元,保一等奖需要存如30万元。“听完之后,我就在去年7月份存入了两个‘杯’赛的钱即60万元”。随后,该机构在这个暑假还推出了营期为2周左右的欧洲游夏令营活动,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就向她表示如果交现金的话需要34800元,如果参加“免费学”项目,家长只需要将22万元存入该机构存期一年,孩子就可以得到免费的34800元的欧洲游夏令营活动,并于一年后可以拿回本金,于是该女士就再次向该机构存入22万元。该女士还向记者透露,不仅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里她还参与了该机构不同类别的项目,共存入金额超过100万。此外,北青报记者还了解到,现场不少家长存入该机构的钱已经到期,但该机构并没有如期退款。一位代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存入的40万3月份就到期了,一直都拖着,我找了多次才退了20万,还有一半说今天还,结果联系不上啦。”

此外,北青报记者在现场还看到有不少代课老师前来讨要工资,“已经欠了我们两三个月工资了,差不多2万多啦,我们都是兼职代课,没有合同,不知道怎么办了”。

杨志:我在去年4、5月份的时候已经将聚智堂转出去了,我现在已经不是聚智堂的董事长、法人、包括股东了,聚智堂里已经没有我任何职务了。但是聚智堂现在是有固定资产的,就算我个人倾家荡产,也会退款给家长和员工的,目前虽然不一定有那么大的现金流,但我可以变卖固定资产,集中性的退费谁也做不到。

随后,杨志一直向北青报记者强调自己去年已经不参与聚智堂的具体业务了,声称“这个企业已经跟我没关系了”。北青报记者要求杨志提供目前聚智堂经营业务主负责人的联系方式,杨表示自己需要和该负责人先行联系,让记者等消息。截至发稿前,北青报记者未能通过杨志联系上实际负责人。

昨天网上曝出教育培训机构——聚智堂董事长卷款跑路的消息。昨天下午7时许,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位于海淀区人大数码大厦a座9层的聚智堂名师教育人大总部校区看到,该校区已经人去楼空,数十位来自不同校区的家长在该校区门口聚集讨要说法。